“谢谢你,第一个拥抱我的人”
来源:厦门妇幼网 时间:2018-01-09 09:01 阅读:424次

一个新生命“眼中”的厦门市妇幼保健院助产士们

   新年的第一缕阳光,已经洒满鹭岛各地。新年意味着新气象、新的可能。有这么一群人,她们是第一个见证新生命诞生的人。她们陪伴别人宝宝的时间,多过陪伴自己的孩子。她们就是助产士。

  新年第一天,晨报为您讲述她们的故事,不仅向她们的默默付出致敬,更向敬畏生命、善待生命的人,说一声感谢。

   2017年10月,国庆节,“我”降临人世。睁眼看世界,美丽的助产士姐姐们笑容如夏花般绚烂,这个世界和“我”打招呼的方式,好温暖。

   “我”的母亲孕育了“我”,把“我”带到这个世界。但“我”比妈妈幸运,因为妈妈生活在一个无声的世界里。

  “我”的母亲是个聋哑人,她的名字叫陈灿(化名)。虽然她生活在无声世界里,但她的世界从来不缺乏精彩。她努力工作,乐观生活,怀了“我”之后,许多人劝她把“我”打掉。“一个聋哑人,能照顾好孩子吗?”妈妈不能跟他们争辩,她只是默默来到厦门市妇幼保健院,坚定地要把“我”生下来。

  助产士姐姐叶丽君和林巧丽知道了“我”妈妈的情况,就准备了一个小黑板,把想要告诉她的东西,都写在上面。所有的情感,都通过这个小黑板传递。

   等到妈妈待产的时候,她们提前准备了生产过程中一些分娩用语,比如“放松”“深呼吸”“用力”,指导妈妈顺利生产,妈妈分娩的时候,很疼,汗流浃背。她们在黑板上写:“再加把劲,明年这个时候宝宝就会叫妈妈啦,是不是很可爱?”妈妈最后顺利把“我”生下来了。用尽全身力气的她,还是吃力地拿起笔,在小黑板上写下“谢谢”两个字,虽然简单,但饱含了感谢。助产士姐姐们又露出夏花般的笑容。

   现在,高龄二胎产妇越来越多,一些超过40岁的产妇对疼痛的耐受度不高。有的时候,助产士姐姐会被产妇抓伤,留下五个手指印;有的时候会被误踢伤,腿上一块淤青。听叶丽君姐姐说,曾经有一位45岁的高龄产妇,分娩的时候要五六个人按着她,不让她手脚乱动。
“我不生了!”许多产妇难以忍受疼痛。这时,助产士姐姐会握着她们的手鼓励她们:“每次的宫缩,都是宝宝向我们靠近的一步。”“真的很痛,但这个疼痛对你有帮助,是分娩的源动力。”在她们的鼓励下,像“我”一样的宝宝一个接一个呱呱坠地。林巧丽姐姐每年接生约500个宝宝,20年下来,有一万个左右宝宝在她手上平安降生。

特写

大家看春晚 她们迎接新生命

   因为长时间高强度工作,助产士大都有肩周炎、腰肌劳损、生物钟紊乱的“职业病”。到了冬季,为了不让宝宝受到细菌侵扰,她们经常要用消毒液洗手,所以她们的手不像同龄的女生那样白嫩细腻,显得有些粗糙。但她们的“牺牲”,换来的是宝宝的平安出生。

   2015年的除夕夜,市妇幼产房里五张产床躺满了产妇,助产士刚帮忙接生完一个,立刻又去接生下一个。当晚,产房里有近20个宝宝的啼哭声。等到她们忙完离开医院,已经马上要正月初一了,春晚已经准备开始倒计时了。

   正月初一早上,林巧丽发了一条朋友圈:“初一来上班,今天包车上班,很high。”

 

  晨报记者 曾昊然   通讯员 张文婷

(转载自海西晨报2018年1月1日A10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