倾 听
来源:厦门妇幼网 时间:2018-06-07 09:06 阅读:5071次

    这是一个冬日温暖的午后,湛蓝的天空下,有海鸟在飞翔,远处的天边是海天交接的白线和随风舞动的白云,阳光下的鼓浪屿慵懒得像一只正在晒太阳的家猫,伸伸懒腰,打个哈欠,继续享受冬日温暖的阳光。拉近我们的镜头,这是我们科室门诊的观景台,海风阵阵,透明的白色窗帘翻飞,阳光透过大大的落地窗,撒得满地金黄,有三三两两的孕妇或者夫妻坐在椅子上聊天,或者产后体检的妈妈和小宝宝来体检,大家脸上都洋溢着幸福和满足的微笑。

    来门诊帮忙已经有好几个月了,每天都要给孕妈妈们产检,做胎监,偶尔跟主任门诊。说实话,跟门诊的时候我内心是忐忑的,总是想着能够跟上主任看诊的速度,尽量不出差错,但是依旧会犯各种大大小小的错。对于我来说,每天都是打仗啊。所以,在门诊我喜欢在后方帮忙绑胎心监护,带着微笑,尽可能让人觉得亲切可靠。很多时候我会在绑胎监的过程中跟孕妈妈们聊聊天,听她们讲孕期的苦恼,或者那些孕期愉快感动小瞬间,又或者在她们小宝不活跃的时候,隔着肚皮跟小宝商量,让他给个面子动一动,好让妈妈不必受累做很久的胎心监护。这样的日子让我觉得,生活就像是一首欢快的歌,愉悦动听,而日子就这样每天充实而又繁忙地从我的指尖悄悄地滑过。

    在门诊待久了,多多少少会跟病人成为朋友。在这些孕妇朋友里,有个我很喜欢的姐姐,姑且叫她越越吧。我喜欢她温婉的性格,也喜欢她嘴角微弯,眼角带笑的笑脸,看到她总是让人觉得心情愉快。而她每次看到我,也对我报以微笑,每次走之前还会对我说:“妹妹再见。”可惜,自从她怀孕后,身体就各种不舒服,从早期剧烈的孕吐到中后期全身起疹子,痒得难以忍受。我看着她从最开始嘴角带笑,慢慢的,越来越瘦,脸色越来越差,皮肤上满是各种疹印和各种抓痕。我终于等到她做胎心监护的月份了。那天,我笑着对她说:“终于等到你做胎心监护了。”她笑了笑躺下,说:“妹妹,你不知道,我现在全身起疹子,每天都痒得受不了,身上都是抓痕。我实在受不了了,每天每天都痒得睡不着。你看……”她边说边把她的裤腿撩上来给我看,各种新疤和旧疤混在一起,还有一块块疹印,可以想象是有多痛苦……我看着她憔悴的脸和因为睡眠不足而发黑的眼圈不知道要怎么回答,我也没办法给她出注意,只能安慰她,也许宝宝生出来就好了。第二天早上,一来门诊上班,我就看到她跟她妈妈坐在门诊的椅子上,我很疑惑:“你不是昨天产检,今天怎么来了?”她说她实在受不了了,想让小宝出来了。要知道,她现在才34周,还没足月,如果小宝出来就是早产儿。我想,如果不是实在受不了,她也不会选择这个时间剖腹产吧,她已经快到极限了吧。

    就这样,到了那天下午,我刚绑完胎监,从里间出来外面写资料,越越的妈妈突然进来,激动地跟我说:“妹妹,我家越越生了个小男孩,宝宝的状况都挺好的!”我一听也跟着高兴:“真的!?太好了,这下阿姨你们可以放心了,宝宝健康,出来后越越也会就不用再烦恼疹子的问题,真是太好了!”好开心,那一刻发自内心的为她感到开心。越越的妈妈很激动,我感觉她有很多很多的话和感慨,就赶紧让她坐下,“你不知道,我家越越原本是个多么漂亮多好的女孩子啊,她是个老师,弹得一手的好钢琴,平时人很爱笑,很温和。”我眼前俨然出现越越嘴角带笑地坐在钢琴前弹琴,阿姨接着说:“可惜,怀孕后,宝宝把她折磨得人不成人,鬼不成鬼的。我们家越越经常半夜痒得睡不着,到后面开始撞墙,她经常跟我说‘妈妈,我太难受了,我受不了了’,我都不忍心看下去了。现在剖了,宝宝也健康,谢天谢地,她终于可以好点了。”阿姨越说越激动,“妹妹,谢谢你们的帮助,真是太感谢了!太感谢了啊……”“不用谢阿姨,这是我们应该做的。看到母子平安,我们也很开心!”送走了阿姨,说实在,我的内心也是由衷的为越越开心的,终于脱离苦海了,母子平安比任何事都好。

    人真的是需要认同和诉说的。事情很小,虽然我没有给她们提供很大的帮助,但是我能做的就是耐心地倾听,而因为能够耐心的倾听她们的内心,甚至是感同身受,对方就会觉得很感激。人们常说,倾听是一门艺术。人们是需要有人来倾听她们的内心,分享她们的喜怒哀乐的,即便不能在其它方面帮助到她们,但是精神上的帮助所给予的力量也是不容忽视的。

    你看,窗外阳光正好,海风依旧柔和,如果你也是一个内心温暖的人,那么就请停下你匆忙的脚步,坐下来,耐心地做一个倾听者。

特需病区蔡伟婷